主题(精华): 外资围剿股指期货
2008-02-24 13:14:09          
功能: [发表文章] [回复] [快速回复] [进入实时在线交流平台 #1
 
 
头衔:股民
昵称:游客(58.247.173.*)
发帖数: -
回帖数: -
可用积分数:
注册日期: -
最后登陆: -
主题:外资围剿股指期货

 “如果外资执意爆炒,股指期货上市后很可能出现的局面是,外资暴赚第一桶金后,从期货、现货两个市场砸盘撤退,然后股指期货夭折,中国证券市场就此进入下一个十年熊市。”一外资操盘手预言道。

  这绝非耸人听闻。外资正在通过分仓囤筹等方式对大盘蓝筹以及正在孵化中的股指期货进行“围剿”。本报记者通过近四个月的调查采访,逐渐弄清了长时间潜伏水下的外资操作手法以及意图。

  与外资大规模“围剿”形成反差的是他们在公开场合的低调,这种“隐蔽”手法的背后是他们对中国潜规则的心领神会。

  外资“围剿”之目的,在于他们一边要赚中国人的钱,一边要用从中国人手里赚来的钱控制中国的一些核心产业,然后让中国人像永动机一样为他们赚钱,以实现他们的“中国使命”。

  风险正向我们逼近。

  一线调查

  分仓囤筹:外资备战股指期货曝光

  “盘子做太大了,必须学会分散风险,我们认为分仓有几层含义:第一层是账户摊薄法,用大量交易账户把我们的资金和交易方向‘摊薄’,防止出现‘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第二层是分散交易,通过扩散交易地点,杜绝开户资金所在证券营业部进入证券交易买入卖出前5位,减少交易通道的曝光率;第三层意思是方便交叉作业,行话叫对倒,当我们需要拉高一只股票时,大量的分仓行为可以帮助资金相互之间拉抬,同时掩盖掉证监部门查处问题账户时可能发现的所有疑似行为。”几番接触之后,刘先生终于向记者披露外资具体的操作手法,也使得记者第一次比较系统地洞悉到目前外资的具体动向。刘先生认为,分仓是外资化解中国政府围堵地下热钱的最有效手段。

  刘先生是一家外资基金中国区区域高管,在全国各地有着数个和他身份一样的区域高管,他们同时执行着来自北京上峰的交易命令。

  现状:分仓、分仓、再分仓

  “我接触到的一家对冲基金目前在中国拥有50亿美元以上流通规模,一年前,他们的盘子才只有20亿,现在变成了50亿,也就是说,这家基金2007年在中国至少赚到了200%的收益。”刘先生所指的这家对冲基金的母体是全球最大的投资银行之一,是声名显赫的混业金融控股集团,其在中国拥有QFII额度。

  盘子变大以后,这家对冲基金的腾挪空间、获利速度也在急剧变小。一般而言,资金越大的机构,其分仓要求也就越强烈。刘先生透露,早在2007年下半年,就有一批地下资金开展分仓计划。而分仓的目的是“一方面有利于再次快速长大,另一方面可以规避树大招风的风险,防止中国政府尤其是央行、证监会、银监会等金融监管部门的‘骚扰’,将风险化解于无形。”

  分仓是一项非常繁杂甚至琐碎的工作。据刘先生观察,前述对冲基金几乎不把QFII额度当回事,而是一直在潜心经营属于自己的地下资金。“他们在中国的分仓行为非常缜密,一些账户分的非常细,甚至有些账户的资金安排低于100万元人民币。具体操作中,从中国农村收购居民身份证的行为基本已经被摒弃,而是转到一些工厂甚至从国有企业来收购身份证资料,然后遴选安全对象,加以复制造假,并从规模适中的券商那里开设资金账户,分散一切可能引发风险的环节,确保账户之间相互独立,没有任何连带风险。”

  事实上,很多外资在中国都开设有实业工厂或者合资公司,刘先生说,这为外资掌控大量的人员资料(包括身份证、资金账号、影像资料等)提供了极大便利。“没有办法,这个渠道一直是畅通的,外资做事情一向严谨,即便从国有企业调取用于证券开户的个人资料,也会逐一对拟开户人的身份、财务状况、家庭背景等内容作出简单分析。”比如他们通常会从一些企业退休办等地方搜罗许多退休职工资料,然后对大致情况加以分析,如以企业退休办名义对退休者家里有没有电脑,未来是否有投资计划等内容进行简单的调查了解,进而筛选合适的可供利用的对象。

  这仅是一部分内容。刘先生说,接下来,他们会锁定该企业附近的券商营业部,就近开户,以防备将来出现不可控的尴尬局面,如遇到正在交易的证券账户出现身份证主人计划自己开户等问题。“这类事情比较棘手,不过办法还是有的。通常情况会利用证券开户中间需要一两天时间的工夫,迅即将此事反馈过来,我们立即抛空账户上所有股票,快速将资金腾挪出来,然后注销就可以了。”刘先生称,这样的操作方式理论上可行,不过目前他还没有遭遇过。

  一切可谓天衣无缝。账户开通后,外资通常还会给账户申请开通批量买卖功能,以供大资金进出。

  这样的账户开设模式现在被外资普遍运用。刘先生坦陈,除了前述对冲基金,他们自己也在这么做。这些账户被分散到几十个交易终端去操作,如果单纯查看交易时间、证券营业部、交易方向,几乎发现不了问题。

  刘先生所在基金去年10月从天威保变(600550.SH)撤退了出来。但他透露,天威保变可能是目前中国股票里面,外资潜在账户持有比例相对较大的一只拥有核心题材的中盘股。

  但记者从天威保变公开的基础资料中未能发现任何端倪。刘先生认为,不要说是记者,即便证监会专家,也无从发现问题。

  原因之一在于,多数外资的核心账户是以实业公司、合资公司名义层层开设子公司的方式而投资的,这些账户很难查清,如果要查,任何一家公司的资金来源都要追溯到3层以上的母公司,且关系错综复杂,大多数无从考证属于何种性质的资金。

  另外,在上述实业公司投资过程中,QFII背后的各种外资会利用拖拉机账户等交易工具一起参与,由此产生大量交易信号,并且相互干扰,局外人根本无从洞悉个中原委。

  “撤离天威保变并不是因为这只股票不好,我们认为,它在2008年一定会涨到100元,最高甚至会到150元(如果该股在2008年实施除权,则复权计算值为150元)。”刘先生表示,自己所在基金之所以撤离天威保变,是去围堵另外一只“金股”去了。“我们预判这只‘金股’2008年能涨3倍。”

  记者根据刘先生讲述的大致退出时间,对天威保变当时的换手率进行了简单计算。结果发现,没有明显异常变化。经过多次追问,刘先生解释说,他们确实已经退出,但并没有从二级市场通过抛售的方式退出。当时的情况是,有一家同刘先生所在基金关系密切的外资机构也看好天威保变,经过协商,刘先生将这些账户连带资产同时私下转让对方,完成了一次性退出。受让方则除了支付相应资金,还有一个附加条件是,如果受让方实力允许,需要为刘先生所在基金提供足量的可交易账户以供交换;如果受让方条件不足,则需要其折算成资金汇付给出让方。

  “外资非常讲信用,再说这么重大的事情通常是我的老板谈的,更具体内容我不知情。”刘先生对于外资如何进一步实施“地下交易”的招数显得有所保留,不过他表示,北京上峰现在要求他们尽量减少日内交易次数,尽可能少交印花税。

  刘先生还透露,即便取得合规资格的QFII,也普遍存在分仓行为。据证监会规定:每家QFII可分别在上海、深圳证券交易所委托3家境内证券公司进行证券交易。

  事实:锁筹、锁筹、再锁筹

  “招商银行(600036.SH)这样的稀缺性资源太便宜了,只要在50元以下,我们给出的答案永远是买入买入再买入。”刘先生介绍分仓战术之余还表示,对股指期货有所企图的外资对于一些特殊资源一直在持续高配,甚至每个账户里面都在配置一些未来一定对参与股指期货有很大“用途”(砸盘)的特殊资源。

  事实上,自2007年至今,招商银行的历史最高价不过46.33元,而据刘先生透露,一些外资开出的安全买入价却高达50元,明显溢价10%。

  文德海不久前从国内某大型券商QFII部门管理岗位(多数券商通称为国际业务部)离职,作为一个服侍了QFII多年的资深QFII下单管道操盘手,文德海也证实,在他负责QFII以及一些外资账户的交易管道时,也观察到了一些外资持续买入招商银行的独特景观。

  “大概20多元的时候,我发现一家QFII和与它有关的外资就在持续加仓招商银行。”文德海记忆最深的是2007年8月3日,招商银行当天以10%的涨停收于33元,但外资在涨停板上还在持续大单追涨,场景令人扼腕。

  在文德海记忆中,似乎没有发现过QFII或者外资规模抛售招商银行的状况,即便“5·30”这样的黑色日子里,外资都没有跟风砸盘招商银行。

  刘先生介绍说,外资大量吃进招商银行与其在沪深300指数里面居高不下的权重关系密不可分。外资唯有掌控一定数量的此类筹码,才可能在做空时玩转股指期货。

  资料显示,沪深300指数最大权重股招商银行的权重一度接近5%,目前,在中国石油(601857.SH)等近10家大盘蓝筹股的稀释下,其权重比例仍然高达3%以上。2008年2月19日的某网站信息显示:招商银行总股本为1470506.48万股,约737343.53万股属于无限售条件流通股。

  民生银行(600016.SH)、交通银行(601328.SH)目前也在成为外资吸筹的对象。据刘先生所知,外资对于金融类筹码的集中吸筹已经差不多了,由于该板块在沪深300里面占据权重最大,因此大多数外资现在都需作出缜密分仓的计划。“做空游戏没有开场之前,大家还必须听中国监管层的话,踏踏实实做好加法游戏。”

  记者通过对招商银行和外资目前仍在陆续吸筹的民生银行、交通银行的筹码分布图进行研究发现,招商银行20~30元区间建仓的筹码近半年来(2007年4月~8月)几乎从来没有大的变化,但股价一路攀升之余,仍然有资金在不断收集筹码。

  “筹码有优劣之分,我们现在并没有参与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神华、建设银行所谓的大盘蓝筹股,这些股票未来可能会左右上证综合指数甚至沪深300指数,但盘子太大,因此,我们有心无力,只能选择隔岸观火,看中国机构如何火中取栗。”刘先生表示,据其北京总部消息,目前由交通银行实施资金托管的南方某基金公司收集的中国石油筹码为中国机构之最。另据公开信息,中邮基金旗下的中邮核心成长基金一家就持有建设银行(601939.SH)流通股占比为6.66%。刘先生所在机构估计中邮旗下基金持有建设银行流通股接近10%。

  另外,中国的公募基金持有大量中国银行(601988.SH)以及工商银行(601398.SH)的筹码,外资只需要观测这些中国机构未来是否出现异动。如果有,外资利用手中沪深300筹码,顺势而为,做好加法即可;如果没有,外资则可单方面通过拉高手中筹码股价,同时在拉高股价前做多股指期货,最终以拉高股价后抛售筹码获利、以及利用股指期货多单获利两个通道,实现借道股指期货获取更大利润之目的。

  姿态:低调、低调、再低调

  对刘先生的采访先后进行了两次,整体采访跨时4月有余。而在两次约见过程中,我们的见面地点都是随机而定。

  1月中旬,前来上海与某基金商议合作事宜的刘先生取道徐家汇,车载记者绕道佘山,再次闲话外资。“这次你需要思考3个问题,”刘先生依次问道:“你认为外资潜行中国的目的是什么?”“什么样的方式赚钱最快?”“中国的资本(证券)市场公平、公正、公开吗?”

  “显然,赚钱是目的,操纵赚钱最快,而操纵的基础正是中国证券市场缺乏三公原则。”不容记者作答,刘先生迅速给出答案。

  在他看来,第三个问题才是外资热衷潜行中国的根本原因。“人民币升值谁都知道,但2007年欧元对美元升值幅度达30%,如果以欧元为基准货币,人民币也在贬值,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欧洲资金要远道而来中国?”刘先生认为操作空间大是问题关键。

  “你发现有哪个老外天天到中国来叫嚣中国股票有多好有多好了吗?”“不错,是罗杰斯,从农业、消费品到能源、电力,只要是中国的,没有他不看好的,他为什么如此看好,因为中国现在玩的是加法游戏(做多),指数推的越高,才能赚得越多。将来呢,做减法游戏(做空)了,则是看谁跑的快,出手狠。”

  “我们国家的好多事情可以商量着办,没有一个公平的规矩来约束,大家普遍认为操纵成本低、违法收益大。”刘先生用此诠释自己对外资乐于深耕中国的理解。他认为,有一个罗杰斯叫嚣已足够,真正意义上的外资现在只需要埋头做事,而低调成为外资共同的标签。

  “我的老板考虑的更单纯,他没有美国人和日本人的图谋,只是考虑能否赚更多钞票。”刘先生称,赚钱显然越多越好,而外资在股指期货上已经玩了几十年,大家有理由相信自己对股指期货胜算在握。

  商务部公开信息显示,2006年中国吸收外商投资继续保持平稳发展,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41485家,实际使用外资金额694.68亿美元。截至2006年底,中国累计批准设立外商投资企业有59万多家,实际使用外资金额6854亿美元。“但数据仅限于正常渠道进来的外资。这些资金是否完全用于实业产业投资,也无从计算。”商务部专家梅新育表示,有些现象从FDI(实际外商直接投资)数据不断攀升中可以得到答案。

  对国际游资有着常年研究的浙江中大期货研究所所长高辉认为这股势力很可怕:“具体数字可能是800亿也可能是更多,我们认为,他们已经对中国的房地产、证券、期货等多个领域构成直接冲击,甚至在不断抬高中国政府实施加息的成本,加剧中国通胀风险。”

  几乎同时,外资从2003年开始光明正大进入中国股市。当年7月9日,瑞士联合银行代表QFII在中国下出第一单,分别买进了上港集箱(600018.SH,2006年10月更名为上港集团、外运发展(600270.SH)、中兴通讯(000063.SZ)和宝钢股份(600019.SH)4只个股。

  一个简单的对比是,2003年7月9日当天,上港集团最高价12.83元,2008年2月19日最低价为8.35元,但该股于2006年10月26日的一次性送股比例就高达10送35股,也就是说,简单复权计算,2003年至今,仅上港集团,QFII获利程度估算有10倍左右。

  其他个股不尽相同,如宝钢股份,2003年7月9日,瑞银买入最高价为3.20元,2008年2月19日收盘价为18.10元。

  更多的QFII近5年来持续深耕中国。2007年底宣布增加200亿美元额度之前,QFII多次公开呼吁增加额度。在此期间, QFII还多次上演“看空(多)不做空(多)”的闹剧。

  备战:准备、准备、再准备

  赚钱才是硬道理。尤其在股指期货巨大的杠杆效应面前,没有外资愿意放弃。

  “据我了解,绝大多数外资机构在股指期货方面的准备工作要比中国机构扎实许多。”刘先生坦陈,他所负责的资金早在两年前就在中国商品期货市场开始交易,而当时的交易品种主要是期铜,方向是与中国国储铜对着干。

  “我们现有比较成熟、并且取得期货公司影像验证的期货交易账户上百个,这些账户还仅仅是华东地区,估计其他地区也有不少比较成熟的可交易账户。”刘先生坦陈,备战股指期货之前,交易账户已经悉数到位,绝大多数账户目前处于休息状态,但偶尔也会做一手盘中交易,快进快出,防备被期货公司当做休眠账户单独处理(如被单独处理,他日交易还需重新激活)。

  拥有此类期货交易账户之余,更多外资还在努力与提供现货交易跑道的券商打成一团。

  “券商以前只能给我们提供现货跑道,期货与他无关。现在券商收购了期货公司,他们也希望我们把参与期货的资金投到他们所拥有或管理的期货公司去交易。”刘先生1月中旬前去上海与某公募基金商谈之余,就顺便到一家开户券商那里商谈了上述内容。“这对我们是件好事,券商本来就知道我们的现货头寸,如果把期货头寸交给另外期货公司,等于知道我们操盘路径的人会越来越多。因此,我们的北京上峰也乐于与合作关系比较好的券商达成以上协议。”刘先生表示,伴随中国资本市场变化,券商与期货经纪商正在趋向“二合一”,这给外资提供了更大的隐蔽性、便利性,以后知道外资动作的人应该会越来越少。

  除了账户之外,外资现在考虑最多的还是资金问题。理论上,合法的境外机构将来投资期货的仓位以现货10%的头寸为准,这样可以对冲现货市场系统风险。中国监管层也一直在期许外资的投资行为能够以长线投资行为为主。但从股指期货的产品功能等角度理解,外资显然没有犯傻到另外花一分钱去买资金安全的份儿。刘先生认为,这种做法属于传统意义上的套期保值,但相当部分的外资本身就是投机者,他们显然不会这么干,“因为这样做本质是零收益,属于出费力不讨好”。在此情况下,多数外资一定会选择减少现货参与品种和交易头寸,集中优势兵力,然后大比例投机股指期货。

  “目前北京上峰计划再引入部分资金入境,减少因为股指期货而对现有投资的破坏。”刘先生称,但他们同时在计划,“如果股指期货上市后,市场行情非常巨大,我们将考虑清仓所有现货,全力收获中国股指期货市场的第一桶金。”刘先生说。

  文德海也在密切关注外资对于股指期货的攻守计划。他判断,一旦由QFII幕后老板所操纵的地下外资集中炒作股指期货,很可能让这个新品种在很短时间内关门大吉。“根据公开信息看,中国相关部门在反操纵方面设计的许多内容缺乏技术含量。如果外资执意爆炒,股指期货上市后,很可能出现的局面是,外资暴赚第一桶金,外资从期货、现货两个市场同时砸盘撤退,然后股指期货夭折,中国证券市场就此进入下一个十年熊市。”

  外资对于中国绝对有着天大的图谋。文德海说,“这个图谋到底有多大,已经很难用把中国股市从1000点推高到6000点就可以解释。我们认为,外资之所以在过去的两年时间内把中国股市推高了几倍。原因在于他们要想在中国市场立足,就必须遵守中国人只有做多才叫赚钱的加法理论。”文德海经常和他的同事们以及无数投行界人士探讨外资到底在中国想干什么。

  “我们的结论是,他们一边要赚中国人的钱,一边要用从中国人手里转来的钱来控制中国的一些核心产业,然后让中国人像永动机一样,给他们赚钱。”文德海认为这样的图谋应该叫做阴谋。

  有目共睹的是,从深发展(000001.SZ)到中国平安(601318.SH)再到一些二三线金融企业,已经呈现出外资点面开花、步步渗透的局面。“金融是一个国家的经济血液,军工和港口、航空、能源等行业则属于战略要塞,控制或者左右了这些板块,就可以图谋一个国家的所有基础产业。”采访中,诸多国内资深市场人士对此忧心忡忡:俄罗斯为什么要石油资产国有化、美国为什么抵触中国海洋石油竞购本国石油企业,应该都是这个道理!

  “现在看来,股指期货一旦推出,将使外资觊觎中国以及渗透进入中国核心产业的图谋得以加速实施。道理非常简单,股指期货相比较现货,具有大致8倍左右的盈亏(放大)杠杆,这显然有助于外资更加游刃有余地把中国股市玩弄于股掌之间。”文德海说。

  (应被采访者要求,文德海系化名)

  新闻DNA

  操纵故事仍将弥漫中国

  游资看中国:违法成本低,操纵获利大

  “你知道私募具体怎么操盘吗?”

  “外资和私募的操盘手法一样,大家都是买进卖出,不存在什么特别的地方。”“高卖低买的道理是一样的,不同的是,我们选择的时间段、标的物、出货方式以及买卖的目的不一样。”文德海说。

  目前代理2亿美元地下游资游弋于中国资本市场的文德海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数月前的身份——某大型券商QFII(合格的境外机构投资者)部门管理人士。但他清楚,不管身份如何变幻,处境仍然相同。“在中国市场,违法成本低,操纵获利大。”文总结说。

  外资通道

  文德海认为目前国内对于外资的界定概念非常模糊。在他看来,外资只有两类,一类是隐藏在QFII等机构背后的主力军,他们在中国的资金规模动辄数十亿美元,实力足以围歼一只大盘股。而这类资金是QFII背后的主力军——往往是国际财团资金,他们大多隶属于一个非常庞大的对冲基金或者收购基金又或者是投资银行体系。财团资金占据了中国政府批准的QFII额度的相当部分,但更多的资金并不在QFII之列,而是潜伏地下。

  第二类是游资,以东南亚、欧洲资金为多。但不包括日本。

  文德海早在3年前就悄然涉足外资。当时,他介绍一笔欧洲资金进入中国。“我们通过一些渠道,把资金从欧洲腾挪到东南亚,然后转移到香港,最终通过香港进入内地。进入内地后,这笔价值约数亿元人民币的资金首先在上海购置了一块地皮,并适当建设了一些地面建筑,再将地面建筑和建设过程中形成的现金流形成贷款申请,从银行贷到了同样规模的资金,用于股票市场炒作。”

  这些资金在二级市场短短3年收获了数倍收益,地面的建筑物没有产生效益,但那块地皮3年时间也翻了几番,总体下来,这资金3年时间已经翻了5倍。

  这笔资金大部分已经腾挪出去了,但文德海的这位朋友并没有把地皮处置掉,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位朋友的意思是,只要这块地皮还在,将来中国市场的机会很多,通过腾挪这块地皮,一定还可以赚到更多钞票。

  “资金进入和退出的通道比较畅通,进来的方式前面已经讲了,绕一圈就行。最差的办法就是找一个中转机构,给他们4%~5%最多6%的手续费,钱就可以进来,这个手续费的比例取决于你要求的速度,如果你2天之内就要把10亿美元腾挪进来,估计6%的手续费也不够,中介会把口张的更大一些。”在文德海看来,钱出去的时候则不需要费太大力气。主要是通过贸易方式,其实中国政府现在也希望热钱流出,所以比较顺畅。

  资本玩法

  “前面讲了资金腾挪的事,现在拐个弯,说说资金进来干什么,怎么干,目前在干什么,将来要干什么!”文德海表示,外资和内资操盘手法一样,大家都是要赚钱,但怎么赚钱有很多讲究。

  以2004年他帮助腾挪进来这笔资金为例,这笔资金属于典型的游资,没有任何国家的政府背景,它尽管来自欧洲,但不属于任何一家财团。




【免责声明】上海大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仅合法经营金融岛网络平台,从未开展任何咨询、委托理财业务。任何人的文章、言论仅代表其本人观点,与金融岛无关。金融岛对任何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其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确或暗示的保证。股市有风险,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相应责任。
2008-03-01 11:27:49          
功能: [发表文章] [回复] [快速回复] [进入实时在线交流平台 #2
 
 
头衔:股民
昵称:游客(116.22.190.*)
发帖数: -
回帖数: -
可用积分数:
注册日期: -
最后登陆: -
  
传外资想退出中国股市,而苦于现在无法完成出货,而通过市场股民压,外资将通过调整印花税出贷!从而将全国人民套在高位!!!!!!!!!!!!!!!!!!!!!!!!!!!!!!!外资操盘手。

2008-03-11 22:27:48          
功能: [发表文章] [回复] [快速回复] [进入实时在线交流平台 #3
 
 
头衔:金融岛总管理员
昵称:大牛股
发帖数:101923
回帖数:20729
可用积分数:93195505
注册日期:2008-02-23
最后登陆:2021-12-01
极有可能是导致这次下跌的真正原因,也是管理层一直没有真正救市的原因
2008-05-13 16:37:38          
功能: [发表文章] [回复] [快速回复] [进入实时在线交流平台 #4
 
 
头衔:股民
昵称:门门
发帖数:1
回帖数:31
可用积分数:88888
注册日期:2008-05-13
最后登陆:2008-05-13
**该贴子的内容已经被屏蔽**
 

结构注释

 
 提示:可按 Ctrl + 回车键(ENTER) 快速提交
当前 1/1 页: 1 上一页 下一页 [最后一页]